童年 第一百零二章 要求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自旧世界童年 第一百零二章 要求
(88106 www.planet-map.com)    正当我犹豫着该说些什么好话讨好下显然正在闹脾气的小女孩时,背后传来“噗嗤”的轻笑声,扭过头一看,才发觉青山诗音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来到了背后,她一只手提着椭圆的陶瓷热水瓶,另一只手手背捂着嘴遮掩窃笑,弯月般柔顺的眼眸浮荡着笑意,显得非常开怀。

    “呃……原来是青山啊,我还以为是谁呢。你这几天一直都在医院帮忙啊?”

    我尴尬的朝她笑了笑,又瞥了一眼她的装扮;一身浅白色的长袖宽大长衫,厚实的折领上披着灰色夹带藏蓝色的围巾,胸间到腰间还挂着淡蓝色的围裙,这根本就是一副小了好几号的护士冬装。

    “才不是这几天呢,我很早以前就开始在医院帮忙了。等我在全人班毕业以后,就会正式成为一名护士哦。”

    青山诗音止住笑,不悦地鼓起脸颊,像塞满馅料的包子,不过转眼又挂起微笑,一手提拎着宽大如裙摆的衣摆,轻盈地转了个圈,然后将双手藏在背后弯下腰来,把笑盈盈的脸凑近过来:“怎么样,白石,我的这身衣服好看吗?这可是前两天才刚做好的哦。”

    少女那白里透红的俏丽脸庞,由于凑得过近,导致连脸颊上纤细的绒毛以及毛细血管都清晰可见,同时一股梨花般的清香扑面而来,扎成一束蓬松马尾垂在身前的黑发中有几丝不受拘束地飘荡在眼前,让人有种一把揪住捋顺的冲动。

    “不错……恩,我觉得挺好的。”

    我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拉开一些距离,避免挨到一起,本来以为是礼貌的举动,没想到少女却反而又笑嘻嘻地凑得更近了一些,笑容中夹带上促狭的意味:“啊……害羞了害羞了,明明只是个比我小好几岁的小孩子,大姐姐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来,有什么烦恼的事情,跟姐姐我说说嘛,我会给你很多很多的意见,也可以向我撒娇也可以哦,姐姐我会像对待亲弟弟一样安慰你的。”

    “这就不需要了。”

    我摸得清她的性格,一旦示弱必然会引来更多的戏弄,于是板着脸,做出一副嫌恶的样子伸手将她凑近的脸轻轻推开:“还有,我可不是你的弟弟,你这样乱喊,小律会很伤心的。”

    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是我看得出青山诗音的弟弟青山律非常缠自己的姐姐,所以现在才用这话来反击她的戏弄——虽然认识不久,但我却感觉和青山诗音关系已经非常熟络,不自觉的用与损友相处的方式来对待她。

    “真是不乖巧的小鬼。”

    青山诗音再次将脸颊鼓了起来,嘟哝起来:“我可是听说了哦,你吻了纱的妈妈的事情,要是让纱知道了,她也会很伤心的。”

    这种感觉简直就像被人命中了要害,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瞪大了眼睛和青山诗音面面相觑,终于明白过来之前的女护士为什么用异样以及戒备的眼神看待我——虽然我自认为当时对六识小姐进行的心肺复苏是事急从权,救人于水火,但是在其他人的眼中,这或许只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小鬼在轻薄漂亮的大姐姐,而且还是在非常恶劣的情况下。

    就在我犹豫着自己是找条河一头栽进去痛快,还是找棵树一头吊死痛快时,青山诗音“噗嗤”地笑出了声,一只白嫩的手掌举起来连连摆动:“看你,脸都白了,感觉变得可爱起来了。刚才的话只是吓你的啊,大家都知道你是帮花名小姐实施急救措施,关谷医师还说要不是你及时进行心肺复苏,否则花名小姐就有些危险了。”

    听她这么说,我伸手捂住心口位置松了口气,这种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我感觉自己说不定在下一刻就会喘不过气来直接晕厥过去,还好,没有从社会意义上被抹除掉。

    “怎么样,心情好些了吗?”

    青山诗音忽然正经起来,表情和语气中都透着关切。我哈哈地喘了两口气,心知必然是前两天自己那副失魂落魄的表现让她在意,才有这么一问,略微思忖后点了点头:“还好吧。不过我想要探望纱和六识小姐,但是被拒绝了,想不明白为什么……还有,美嘉也是一样。”

    “唔,是这样啊,虽然不怎么意外就对了。花名小姐到底在想什么我是不了解的,不过美嘉在想什么我是知道的哦。”

    “我大概也猜得到。”

    经过一会的思考,我大抵也明白过来美嘉是为什么闹脾气,前两天的时候我对她态度严厉想必是原因之一,并且我在和富子小姐交谈完后,由于思绪纷乱的缘故也没能及时向她道歉。原因之二,或许是这两天没有来探病,导致她心情更加不悦。还有……雪祭结束的那天,我曾答应过要帮美嘉把我们团队所获得的雕刻奖杯与奖品找回来,后来也失信了……

    林林总总,能让美嘉生气的原因简直有一大堆。

    “需要我帮你说些好话吗?”

    青山诗音眨了眨双眼,亮晶晶的眸子好像在说“快点求我吧,快点求我吧”。

    “求求你帮帮我吧!青山,我觉得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哦。”

    说实话,我完全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做出极其诚恳的表情与眼神。她“呃”地张开了嘴,神情怪异,最后闷声闷气地摇了摇头,丢下一句“等一下让你进来你再进来啦”就推开门进了美嘉的病房。

    呿!终究还是我赢了。

    我抱着“勾心斗角”胜利的成就感露出微笑,然后又给自己泼了盆冷水——在无关紧要的小事上赢了一名心理年龄比自己小很多岁的少女,这到底有什么值得得意的?不如说应该感到悲哀吧?

    还是赶紧想想六识小姐所说的“让我想明白”的事情是什么吧。

    但是,想不明白……虽然六识小姐和美嘉都做出了闭门不见的举动,但两人的初衷是完全不一样的。美嘉的心事很容易猜透,只要从孩子的心思出发,就可以捋得一清二楚,甚至就这么不管不顾的都归为“小孩子闹脾气”也不是不可能,只需要说些讨好的话,或是送点什么东西,就可以让她消火。

    而六识小姐之所以会这么做,却无法这样笼统的去思考,毕竟连她究竟是否在生气都无法判断,更不用说去思考自己究竟是哪里做错了才招致她做出这样的举动。

    当然,我也不是觉得自己没有让六识小姐生气的理由,两天前我对她所做的举动已经足够出格,完全足以让她恼羞成怒,就算是心生憎恶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真的只是因为这样吗?

    虽然接触不多,但在这不多的接触中六识小姐给我的印象一直是非常的理智与冷静的人……更准确的来说,是个非常难以对付的人。她的思考让人无从琢磨,本身也聪明得让人不敢在她面前流露出任何破绽。

    如果说普通人在思考一件事情时,只会思考这件事情的表象含义与解决方案。那聪明人最起码会思考这件事情会造成什么影响,是由什么原因所导致的,并且列出几种解决方案。至于六识小姐,不止会把事情的影响、起因、解决方案都思考清楚,恐怕就连事情发生的根源,具有的威胁性以及应对方案的优劣都思考清楚,甚至会发散性的去思考自己有没有掉入思维陷阱的程度。

    换种方式来说,她是那种下棋的时候,从确认对手是谁时就会开始猜测在和对方下棋下到一百手时会是什么局势,过程中有多少变化,都用了些什么定式,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把局势引向对自己有利的局面,顺带连对手的性格、以往的下棋风格、棋路等东西都一并思考妥当的那种人。

    这当然只是一种夸张的说法,毕竟有的时候也不是想得越多,计划得越多的人就越聪明。而六识小姐就是那种能够恰到好处的找到最优思路,并且把困难的事情变得简单,却又让对手觉得困难,甚至摸不着头脑的……等等,这不就是我现下的局面么?

    最后,我还是什么都没想清楚。不如说,现在变得更加糟糕了,我连六识小姐是不是在故意误导都弄不清楚了。或者她根本就不想见我,随口说一句“你自己好好想想,想明白再来见我”,实际上是“你想明白了就知道我其实根本不想见你,所以自觉点别来了”,或者是“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一概说是错的,打发你这讨人厌的小鬼回去”。

    说不定还真有可能是这样,而且由于输入密码(回答)的机会只有一次,再怎么也不可能拿来试探口风。一旦答错,以六识小姐的性格来看,恐怕不仅仅只是无法在医院里探望她,就连以后出了院她同样不会愿意见我,哪怕去她家里敲门也只会吃闭门羹。

    所以到底该怎么办呢?

    “美嘉准许你进来了。”

    还在思考的时候,青山诗音从病房门的缝隙里探出头来,像是偷着鸡的小狐狸一样窃笑着,让人怀疑她是不是和美嘉说了什么坏话,又或者两人合伙运作了什么阴谋诡计。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有种想要扭头就走的冲动。

    总而言之,我提起防备心跟着青山诗音走进病房,进门时特意抬头看看头顶有没有什么水盆之类的恶作剧道具,确认没有后才推开门走了进来,看向病床的方向,美嘉正扁着嘴歪着头看着墙壁,一副气呼呼的样子。

    总而言之,先道个歉吧。

    正当我组织好言语,打算开口道歉的时候,美嘉率先发难了,她极为神气地仰起头,轻哼一声,像是要用这种办法来俯视我一般:“折,美嘉我现在很生气哦。诗音说你会无条件答应我所有的要求,我才决定让你进来的,否则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原谅你!”

    “哈?”

    我哑然无语,斜着眼睛看向青山诗音,她与我对视了一眼,显得有些心虚地扭过头去——虽然知道她必然会从中作梗,不过也没想到居然那么过分,直接替我许诺了个一听就知道不可能做到的承诺。无条件答应所有要求,再怎么想也不可能吧,这是直接由自由人变成奴隶了。

    “不过呢,我也知道折说这话肯定是骗人的,肯定实现不了,所以我决定把要求限定为三次。折,你必须无条件答应我三次要求,不管是什么要求,你都要做到哦!”

    美嘉扁了扁嘴,她似乎一点都不知道这是青山诗音扯的谎话,还真以为是我亲口说的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眨巴着眼睛,“呃呃”的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这小丫头这手漫天要价有些高明啊,先是说一个让人根本不可能兑现的诺言,然后猛退一步变成三次要求,这样前后一对比,竟然忽然让人感觉有些可以接受了。

    简直就像千年以前某些商家的折扣行为,先把货物售价调高,再在调高的价格基础上进行打折,并且还要把调高的价格也标注出来,还在上面划几划横线,以给人强烈的价格对比——实际上折扣后的价格说不定比原本货物价格没调高之前还要贵上一些,但是却莫名的让人产生购买欲望,最后不知不觉就买了一堆没用的东西,并导致好一段时间里都需要节衣缩食的度日。

    这是高明的商家心理学战术。

    “答应她,我就告诉你怎么见到花名小姐。”

    正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身旁的青山诗音凑过来在耳边悄声说话。我瞥了她一眼,心想就算答应了吧,其实也没什么损失,一个小女孩的三个要求,大不了也就是被捉弄一番,或者是提出点什么让人尴尬的要求,总不会是上天揽月的难事,而且说不定过几天她也就都忘记有这一回事了。

    “呼”地吐了口气,我定下心来朝着美嘉点了点头:“就三次要求。不过美嘉你可不能耍赖,等到最后一次要求的时候又说还要再来三次,那样可不行。”

    “我才不会那样呢……”

    美嘉脸上浮现出奇怪的神色,乌黑的眼珠滴溜溜地转来转去,不敢和我对视——不用说,我要不提,她肯定有这种心思。

    在达成共识之后,美嘉转眼就露出了笑容,先前的不悦转瞬丢在脑后。我向她道歉,坦诚了自己忘记收回比赛奖品和奖杯的事情,也为自己在两天前那不好的态度诚恳的表达了歉意。

    “没事哦,奖杯和水晶球理奈都已经收好了,她说等我出院的时候就拿过来。”

    美嘉颇为大气的挥了挥没受伤的胳膊,然后用一副委屈的表情盯着我看,眼眶里好像有湿润的泪光:“折,前两天美嘉真的很伤心哦,被你用那种语气说了以后,心里一直闷闷的,很不舒服,晚上的时候也吃不下东西。我知道自己也有错,妈妈说过不可以在别人要说重要事情的时候去捣乱,所以我也应该和你道歉。”

    “但是呢,那个时候折和那位阿姨是要说纱的事情吧?我也很担心纱啊,突然就困得睡着了,叫也叫不醒,所以想要知道那是为什么,害怕纱会有什么危险,毕竟美嘉和纱是好朋友啊,会有这种想法是很正常的事情吧?我没想过要捣乱哦!一点都没想过。”

    “那天折说话的语气……好可怕,而且在那之后也一句话都不跟我说,跟你道歉也不回话,之后脸色很难看的就走了。美嘉当时就想‘啊……完蛋了,被折讨厌了,说不定以后就不能再在一起玩了,朋友也做不成了’。那时候我真的感觉很伤心,感觉比手臂受了伤还要难受,后来还哭了很久,好害怕真的会被折讨厌,我一点都不喜欢折的那种样子。”

    “而且前两天折都没有来看我,明明理奈和真村都来了……我没有和他们说这件事情哦!因为是我和折的事情啊,如果让他们知道了,一定也会很担心吧,而且一旦说了,长谷川美嘉不就像是个背后说人坏话的小气鬼一样吗?这两天,一直都很烦恼,不知道要怎么跟折说话,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和好,甚至想要偷偷跑出医院去找折的家里道歉。”

    “不过美嘉心里也是有些生气的哦,像是气球那样,涨涨的。毕竟被折用那种态度说了嘛,不可能一点气都没有的,很多分的呀。自尊心什么的,我也是有的哦——偷偷跑出医院也是不可能的,被妈妈或者是护士小姐抓到,会被骂的,说不定还会被惩罚。”

    “呐……折,你告诉我,美嘉有做错什么吗?如果做错了什么,那你就像以前一样直接的说清楚好吗?如果是折不喜欢的事情,我就一定不会去做的。”

    美嘉絮絮叨叨地说着,大滴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那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出现在她那平常大大咧咧的脸上,显得分外的柔弱无助,在左眼眼尾下方殷红的红痕的衬托下,有种梨花带雨的柔媚感,叫人为之心疼。

    看得出来,这两天来她确实是十分抑郁,到了现在情感才得以宣泄出来。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伸手轻抚她的脸颊,为她擦去泪水,连连道歉,明确的告诉她错不在她身上,而是自己当时心情不好,没能控制好说话的语气和神态,完全没有其他的深意,要她不要多想。

    “既然这样,那美嘉要对折说出第一个要求。”

    这样哄了许久,美嘉总算停止了流泪,用红了的眼眸盯着我,竖起了食指,还带着哭腔的语气严肃又认真:“以后折永远不能讨厌美嘉,也不准再用那种很可怕的语气跟美嘉说话。同样的,不管折做了什么,美嘉也不会讨厌折,要是折做错了什么,虽然会生气,但是一定不会讨厌折。这很公平哦,折能做到么?”

    我不是那种喜欢做出承诺的人,往往在承诺之前都会深思熟虑,不想轻易允诺,更不想轻轻松松就说出“绝对、一定、必然”等毫无回旋余地的诺言,毕竟未来难以预测,谁也料想不到以后的境遇会是如何。不过在现在,或许是被美嘉那希冀的视线所打动,我给出了回答:“恩,会做到……一定。”

    讨厌美嘉,恶语相待,形同陌路什么的——这应该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吧,至少我想象不到未来在什么情况下我们的关系会变成那种样子。

    美嘉露出如释重负的笑靥,很快又像鸟儿般欢快雀跃起来。我和青山诗音陪她说了一会话,应付过她对雪祭当晚所发生的事情的追问,等到她吃了药后昏昏入睡,这才和青山诗音蹑步离开病房。

    “哎呀,听到了不得了的话呢。”

    才刚一出病房,青山诗音就拿我来取笑,不过对我来说毫无影响,只是睨视着她:“你下午没其他的事吧?没有的话就跟我走吧。”

    “哦,对了,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还有小林先生、北园小姐的药还没送过去,那我先走了。白石小弟,一会有空姐姐再来陪你玩。”

    青山诗音流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眼珠一转,装傻充愣地摆摆手就打算溜走。不过我怎么会让她那么轻易逃跑,上前去一把拎住她的衣领,没好气地晃了晃:“你刚才说能够帮我见到花名小姐吧,别说你忘记了。”

    “对不起,一不小心忘记了。”

    她先是“啊”的惊呼了一声,然后“嘿嘿”的轻笑起来,歪过头朝我吐了吐粉红色的舌尖,动作十分俏皮可爱。她的这种“哎呀,不好,做坏事被抓到”了的模样让我看着有些眼熟,不过没有细想,虎视眈眈地盯着她看。

    “好啦好啦,会告诉你的,放开我啦。白石真是个坏孩子,不能对比你大的姐姐做那么粗暴的事情,我会和美嘉一样哭出来的哦。”

    青山诗音拿手在我手背上拍了一下,我顺势松开手,耸了耸肩向她致歉:“对不起,不过我要不抓住你,你就真的跑掉了吧。”

    “才没有,只是吓你一下。”

    她一边抱怨一边整理被拉歪的衣领,整理好后朝我伸出手来:“握手。”

    “哈?”

    我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看她伸过来的手,实在想不通她那古灵精怪的大脑里在思考些什么,下意识地伸出右手跟她相握。她似乎看出我的疑惑,抓着我的手用力摇晃了两下:“这代表我们和好了,以后不准生我的气咯。”

    “我没生气。”

    嘴角抽动了一下,我自然而然的挂起微笑——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么,我怎么可能和一个半大的少女生气呢。

    “那我喜欢你的姐姐,白石,你要帮我。”

    面对眼前少女那虽然面带羞赧,但实际上理自气壮的惊人发言,我感觉自己的表情完全僵住了,“呃呃”的说不出话来,最后只能牵动嘴皮,皮笑肉不笑的发出连自己都不理解具体是什么含义的“呵呵”笑声——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想当我姐夫……好像有什么不对。

    “青山,这个玩笑不好笑哦。”

    我缓了缓心中涌起的一丝丝不悦感,微笑地抽回手来:“虽然不该由我来说,不过静……我姐姐好像挺讨厌你的,她肯定不会喜欢你的。”

    “所以才需要你这个弟弟的帮助嘛,你帮我接近她,然后一点一点的改善我们的关系。只要我们关系变好一些,接下来就全都交给我就行了。”

    青山诗音浑然不像是在开玩笑,熠熠生辉的眼眸闪烁着格外认真的色彩:“明明以前没见过的,可是一看见你的姐姐,我就有种非常奇妙的感觉。应该怎么说呢,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得很快,而且有些不敢看她的眼睛,还有种很亲近的感觉。而且被人讨厌成那种样子,我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哦,有些不服气——白石,所以帮帮我嘛,最低限度也想和你姐姐关系变好一些,弄清楚她为什么那么讨厌我,不然我会很不甘心的。”

    她用非常认真的语气拜托着,没有丝毫开玩笑或者是轻慢戏弄的意味,让我将后面打击她的话吞了回去。之后我想了想,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的。

    青山诗音和静的年龄十分接近,最多青山要大上一两岁,彼此之间并没有过什么冲突的两个女孩子完全可以打好关系,成为平时的玩伴。

    而且等到开春后,静也应该进全人班了,以后两人不免要经常打交道,这种情况下要是让其他学生或是老师发现两人关系糟糕,对静也不怎么有利——她本身性格就安静孤僻,朋友少得可怜,几乎只有穗子一人称得上亲密,要是因此被町里教育委员会的人判定为不稳定因素,那就危险了。

    所以仔细想想,让性格开朗的青山诗音和她做朋友,最少也可以掩饰自身,而且说不定还能对她那有些扭曲的性格起到一些改善的作用,几乎可以说是百害无一利。

    认真思考了一会,我正打算“恩”地点头,却又忽然意识到一点——静对我有着如同读心一般的心灵感应,现在发生的事情,她想必也都知道了,我答不答应其实完全没影响,愿不愿意让青山诗音接近自己全看静的心情。

    这么说,就算答应了也没什么关系吧?反正已经相当于把实情都告诉静了,既不算隐瞒,也不算居心不良。

    我有些心虚的思考了好几遍,最后向着青山诗音点了点头:“好吧,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可不保证静会想要和你打好关系。如果有时间,我请你到家里来做客,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就看你自己了。”

    “谢谢啦,折……啊,这么叫你应该没关系吧?你也可以叫我诗音哦,或者叫我姐姐也不是不可以。”

    青山诗音安心似的小声吐气,双手将扎成蓬松一束的黑发挽在胸前,一手握住末端,一手将蓝色的发绳往上拉了一段距离,并且挂起温柔的微笑,看起来给人的感觉成熟了许多——当她不开口说话的时候,单单只看外貌,给人的观感是一种温婉清透的感觉,跟她见习巫女的身份非常吻合。可是当她开口说话……

    “没关系,我也叫你诗音吧。”

    我摇了摇头将思绪清空,轻咳一声以示回归正题:“诗音,你要怎么帮我见到花名小姐?”

    “很简单啊,你直接进去不就好了——医院里病房都是没有锁的,也没人在病房门口看守,只要不被别人看到就好了。折,你这都想不到,有点笨啊。”

    青山诗音竖起纤葱食指,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这么说,所以我也理所当然的踮起脚来用指关节敲击她的额头。

    ……88106 www.planet-map.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自旧世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自旧世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自旧世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7星彩有啥规律吗_7星彩复试中了是多少钱 夏雨为袁泉庆生| lol总决赛| 腾讯退出拼多多| 佩小姐的奇幻城堡| 翻译| 克拉维茨出演猫女| 1314| 让子弹飞| 武汉军运会| 维密签约大码模特|